仲为国:从马云回应996看企业发展挑战     DATE: 2020-11-25 04:11:44

毕胜以前也是这么想的,企业认为只要规模做得足够大,物流成本、仓储成本、市场成本都可以得到平摊,留下一定的利润空间。

市场上价格几万的奢侈品包,发展生产成本只有几百元,发展中间环节以及品牌溢价造成了100多倍的加价,而必要商城的目的就是打掉中间流通环节、打掉库存,根据用户下单进行生产,让不在意品牌的消费者,用白菜价享受到奢侈品同样品质的产品。最“恐怖”的是第四类用户,挑战因为网站大多包退,退货可以选择到付即可。

仲为国:从马云回应996看企业发展挑战

毕胜说,企业我不是没激情,我是不知道该干啥。类似的情况还有奥康,发展奥康的老总从来没听说过乐淘,但是因为在百度投过广告,知道毕胜,算是给朋友面子,拿出了8000双,放到了乐淘仓库里。2005年8月5日,挑战百度在美国上市,当天股票大涨354%,一夜之间百度出了8个亿万富翁、50位千万富翁,240位百万富翁。

仲为国:从马云回应996看企业发展挑战

团队从头到脚看了一遍,企业发现除了鞋以外,企业衣服基本上被凡客做了,凡客和乐淘有三个共同的投资人,算是兄弟公司,毕胜与陈年住在一个小区,也是多年的好朋友,连乐淘正在使用正的办公室、公家具、网线都是凡客搬家后留给毕胜的。毕胜说,发展以前卖一双鞋平均亏损达到78块,转到自有品牌后,一双鞋有了5块利润。

仲为国:从马云回应996看企业发展挑战

彼时的电商网站,挑战获客成本高达百元,几乎全国的电商网站,都开始了烧钱大赛。

这类鞋,企业毕胜的仓库退回有两万双,也就是2000万的损失。由于保持长期坐姿,发展每一个做号的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腰椎间盘突出问题。

而在现在的格局下,挑战为了快速追赶头部对手,挑战弥补和竞争对手在内容数量上的差距,后起平台对做号党进行默许和扶持,以内容水化为代价,获取大量工业废水流量,就成了很正确的选择。最后说一句,企业做号是一门生意,企业和黑产无关,只是太边缘化拿不上台面,一线城市的记者可以轻轻松松跑一个会然后拿500块钱的红包还嫌弃各种路远招待不周,三线城市的做号者5点下班后撸稿撸到十二点然后第二天起床看到收益多了500块钱于是高高兴兴的上班去了。

整个过程不超过10分钟,发展每天“写”20篇。这一代最狡诈的流量猎取者,挑战都在忙着起标题。